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

专访朱高正(下)文化自信是根本 台湾资源可善用

编辑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7-07-13 12:59:20
内容摘要:  专访朱高正(下)文化自信是根本 台湾资源可善用 从这个意义上讲,中国必须两手都要硬,即,既是在硬件措施上做到“加强、加快相关能力建设”(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语),又要在道义上要打出自己的旗帜——决不是排他

专访朱高正(下)文化自信是根本 台湾资源可善用

从这个意义上讲,中国必须两手都要硬,即,既是在硬件措施上做到“加强、加快相关能力建设”(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语),又要在道义上要打出自己的旗帜——决不是排他性地“霸占领海”,而是在“有理”地捍卫我岛礁主权、“有利”地开发专属经济区的同时,“有礼有节”地以愈加强大的南海军力,打击海盗、实施救援、调停争端。

专访朱高正(下)文化自信是根本 台湾资源可善用

凤凰国学:我注意到您最近讲到,中华文明要开出第三周期。

我很好奇您所理解的第三周期的中华文明应该是什么样子?它应该有什么特点?朱高正:最早提出第三周期的人是雷海宗先生,在抗战时期提出来的。

他是研究大历史的人。

我们应该从汤因比谈起来会比较好一点,汤因比在1961年出版了他12卷本《历史的研究》,他从宏观的角度,他不是研究一国的兴衰,而是以文明做单位,把人类历史上比较重要的26个文明作为他历史研究的目标。他发现文明的发生、茁壮、兴盛、衰亡就像个人的生老病死一样,他就提出了challengeandresponse这种所谓挑战、响应你对挑战,响应好了,你就不断地上去,当你这种创造力薄弱了,回应得不好,就消亡了。那他在研究的过程当中发现,中华文明是唯一的例外,其他的全部都完蛋了,就只有中华文明在11、12世纪,以孔孟思想为基础,成功地吸收了域外的大乘佛教而焕发出新容,据他讲的就是新儒学。

所以中华文明开出第二周期,是以朱熹为代表的。他作为集理学之大成者,他的伟大在哪里?他的伟大就是说,儒学从东汉以后支离破碎,五经博士为了解释经文的一个字,动不动上千字,最高记录两万字解释一个字,难怪说皓首穷经,读到头发都白了,经还没读完。

再加上黄巾起义、董卓之乱,之后到隋文帝灭陈,公元589年一统天下。

在这410年之内,天下统一就只有20年,也就从公元280年西晋灭吴到公元300年八王之乱爆发之间这20年。

读书人要安身立命怎么办?结果不是去信佛教就是信道教,儒学不断被边缘化。

等到唐朝孔颖达的《五经正义》,基本上还是遵循汉儒治经的格局,韩愈开始把孟子的地位提高,还有李翱的《复性书》,开启了北宋初年孙复、石介、胡瑗、欧阳修、王安石他们这些,然后就出现了北宋五子,就是周敦颐、邵雍、张载、二程(程颢、程颐)。

再到朱子《近思录》的编纂,这就代表新儒学的完成。

我给新儒学这样来界定,也就是:以孔孟思想为基础,凸显了《易传》《大学》《中庸》的重要性,来弥补孔子不语怪力乱神、罕言性、命、天道的缺憾,再吸收佛道两家的长处,熔铸而成的新儒学。

所以当新儒学一出来的时候,你佛道的高人不读他的书就讲不过他,于是重新取得了主流的地位,而且不仅在中国,还带到朝鲜、越南、日本,朱子学就成为东亚文明圈的中心地位。

我在德国念书的时候,讶异地发现在哲学辞典里面,朱子的栏目比黑格尔还长。

我那时候还不知道朱熹的伟大,后来才知道,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鼓励把中国的儒家经典译成拉丁文介绍到欧洲。

讲一句老实话,欧洲的理性主义就是山寨中国的新儒学,套一句伊川的话,性即理也。

我是专门研究康德的,我对莱布莱茨、伍尔夫熟得要命,他们都受中国的影响,所以我在读康德时就觉得太简单了。

康德对自由下那么复杂的界说,用孔子四个字就讲出来了,什么叫自由?克己复礼,朱熹解为尽夫天理之极,而无一毫人欲之私,这样叫自由,用《中庸》《大学》的话,那叫慎独。

我们称为圣人,康德说这叫自由的人,是自由王国里面的人,对吧?所以我告诉你,如果说今后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,中国跟欧美真正平等的对话才要开始。

我们讲第三周期是什么?如果你了解第二周期的开创,就是在儒学面临被边缘化的严重危机时,在这么多有心人士努力之下,以孔孟思想为基础,凸显了《易传》、《中庸》、《大学》这些儒家经典的重要性来弥补孔夫子不语怪力乱神,罕言性、命、天道的缺憾。

性、命、天道,谁在讲?《中庸》在讲。《易传》在讲什么?讲屈伸、往来、消息、盈虚、鬼神的变化之道。《大学》是讲治国平天下,然后汲取佛、道两家的长处,熔铸而成。朱熹的《近思录》其实就是新儒学的纲领,你要讲程朱理学、陆王心学,都要追本溯源到《近思录》这一部经典。从鸦片战争以后,传统文化的地位一落千丈。到五四被认为旧文化应该要舍弃掉,甚至主张全盘西化,一路下来,抬不起头来。等到70年代初,出现亚洲四小龙,到80年代初,学界才仿效马克思·韦伯的那个基督教伦理与资本主义,发现说原来四小龙背景都是有儒家文明在那儿支撑,儒家的地位才开始受到重视。1984年我在德国看到了一本厚达600页的德文著作,翻成中文叫做《儒家共产主义》。现在中国这一条超级巨龙起来了,中国传统文化是不是很重要的支撑?如果我们对自己优秀的传统文化都缺乏自豪感,缺乏文化自信,那我们还再谈什么道路自信、理论自信、制度自信?文化自信是所有自信的根本。现在经济上的成就,大家自信有了。如果说现在我们要开创中华文明的第三周期,我认为周、孔、程、朱这个主干,一定要抓住,然后要吸收近现代的西方文明,面对世界、面对未来,把所有好的域外文明都吸收到我们这里来,那我们就可以开拓第三周期。而一带一路在我看来,就是最好的一个实验,一个实践。传统文化进入国民教育两大问题可善用台湾资源凤凰国学:大陆现在以国家工程的方式推动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,您怎么评价这个官方行为对于传统文化本身发展的影响和作用?需要警惕什么现象?朱高正:今年元月25号这个意见书出来(《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》),其实一年半前,光明日报刊载过陈先达先生发表的《马克思主义与传统文化》。我那个时候看到陈先达先生这篇文章,读了两次,那时候还不认识他,我推断他应该是80岁上下,是个老大学生,否则不可能写出这样的东西,也就是对传统文化很熟,对马克思主义也熟。后来我就问了我的一个学生,要他帮查一下陈先达是谁?他说那就是我们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的老主任,两年前他82岁,现在是84岁。在这一年半里面,我跟很多在弘扬传统文化的人讲,要读这一篇,这是纲领性的,只有从这个角度来推广传统文化才不会迷失、不会走偏。所以说我认为今年两办的这个意见书写得非常好,而且非常的开明、包容,大家就有一个依循的方向。我觉得要鼓励民间去创新,政府也应该做一些有效的调节、管理,这是必要的。总的来讲,我觉得形势非常好。当然,千万不要把搞传统文化变成搞复古,不要搞得到最后学一些奇奇怪怪的、装神弄鬼的一大堆,比如乱背经典,只会背,而不懂经典内容是什么,不要弄成这样。凤凰国学:就您对台湾经验的了解来看,传统文化要进入到国民教育,最大的问题会在哪个地方?朱高正:有关四书五经进入中小学课程,2014年我在武汉大学举行的首届中国传统文化教育高峰论坛上就倡议过。现在碰到最大的问题是什么?教育部发通知说进入课程,而且不限于语文,要全面地进入各科。我发现最大的两个问题,一个就是师资的问题,师资培训。另外一个问题是教材,现在很多都是用台湾中华文化总会编的那个教材。我认为,要善用台湾的资源,台湾有大量快退休的、或者已经退休身体还不错的重点高中的语文教师,他们教《论语》《孟子》都教了几十年,可以请到大陆来做师资培训。特别优秀的人可以留下来,跟课题组的人一起来编教材。这样师资的问题、教材的问题都可以解决。相关链接:。

你可能也喜欢: